实际我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极其荒诞的地方,但我们自身却认为是合理的。因为不是神圣和品德使我们独一无二,而是我们身上的荒诞使我们在世上独一无二,而我们独立思考的前提之一就是我们必须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人类思想里的毒瘤。家庭和婚姻的本质就是通过理解和尊重来无限磨合那种荒诞,否则厌恶和排斥就会战胜一切爱。 


评论

热度(2)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