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8随笔

     最近上班看太宰治的人间失格,鉴于近期做事总是不专注,我决定抄书,从上班开始抄,直到下班,抄到手腕麻痛。

   “生而为人,真是对不起”抄书时脑子里老是浮现这句话。不过确实,人类实在是最肮脏的动物,因为理智被欲望俘虏后,欺骗、欺凌、伪装等等就变得“理所当然”,甚至有人用理论来为战争和种族灭绝辩护。记得有个哲学家说过,战争不可怕,真正可怕得是人用理性去为血腥暴力辩护,而很多人还奉为圭臬。

    人内心的黑暗是极其可怖的。当然,正在这里打字的我,也熟谙自己的黑暗。基督教里的“对罪的无能”实在是与生俱来的,就这一点上,我同意“原罪”论。人的大脑无时不刻都在犯罪,神也说,能成就律法的义人一个都没有,能进窄门的,是极少数。

   如果意识到这些,或多或少就会畏惧世界,甚至畏惧人类。我或多或少也有这么些情绪,但实在不如太宰治。太宰治的心理,已经是一堆不能再居住的废墟。

   说来可笑,大学时候我还和父母争论“自杀”,我实在认为含着强有力的理智支撑的“自杀”往往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同情的,甚至是伟大的。且某些哲人的自杀,往往体现着对自身价值观最后的贯彻,就这点而言是令人钦佩的。当然父母的意见就是“只有傻逼和懦夫才会想着自杀”

   我们终将被社会和政治异化,就像卡夫卡笔下的异化,我们私自的想法必将被琐碎的生活扼杀,直到我们麻木如行尸,似人而又非人地进入坟墓。


  啧,写了这么些沉重的东西。好像已经不是随笔了。

评论(2)

热度(4)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