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

查理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死了,尽管他才26岁。有一次车上吉姆问起他5年内的人生规划。查理就觉得很可怕,于是干脆说:"5年?我可能还活不到5年."全车人干笑,仿佛查理在自作黑色幽默,要礼节性地笑一下不让查理尴尬。
查理也很健康。于是他想:天呐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健康实在可怕,又全然没有自杀的勇气。
他还提醒自己别老哀叹死亡,那老像无病呻吟了,何不把它变成有病呻吟,于是开始抽烟酗酒。慢性自杀就很好,查理可以接受。
雨淅淅沥沥地下。
查理时常觉得自己是块钟表,那种街上10块钱的那种,走走停停,不准。他努力地想让自己变准,却不知道表芯都是山寨的,朽坏的,怎么准?于是越走越慢,停滞时间也越长,干脆自暴自弃了。
吉姆来提醒查理:"那不过是你太懦弱了,你不勇敢去面对任何可能,或者说你害怕责任,才导致你的无所作为不敢作为。"查理听了,悟了。他决定让这山寨表继续运转,并用勇气来驱使它。直到有一天表坏了。
查理很痛苦,而吉姆却消失了。查理又开始疯狂酗酒。
酒醒的时候是查理最痛苦的时候,因为他可以意识到自己内在的崩裂、渴望,和不能。
他必须去找酒来浇熄那火焰。
吉姆消失了凯特也消失了,从查理的生活中仿佛逃遁了出去。
每当查理傍晚坐于熙熙攘攘的公园,一堆堆老人孩子,一簇簇家庭,溜来溜去的人,他就觉得孤独:甚至越在人群里就越孤独,越面对着人就越想逃走。
可真独自一人在屋子里酗酒时,他还狂笑着仍流下莫名的泪水。
查理还是不知为何流泪,嘟哝了一阵子昏昏然在沙发上睡去。
雨淅淅沥沥地下。
查理突然开始想家了,工作仿佛是另一种流浪,他突然受够了。他既想着父母柔柔的安慰,也想着干脆建立一个家庭,这若在10 年前的查理看来,一定会十分不解。
可这种流浪不会消失,还得像流水线一样地产出些东西,工资才能到手。才能消费兑换出供自己生活的物资,比如吃饭,比如汽车,比如房子。流水线运转也会产出废物,那就是查理的自欺和绝望。
雨淅淅沥沥地下。

评论

热度(1)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