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昨晚接近凌晨12点半才睡。连续几天夜晚睡眠不好,可中午补觉时却睡得深沉。
可能因为睡前老是在想打游戏的缘故。
最近几天打打战锤,看看霍妮的书,漫长的夜晚也不算难混。

不过今天下午雷打电话叫我一起吃饭,待我心急火燎地骑车回来却又告诉我他已经在跟同事一起吃了。
很不诚信,我有点生气。
不过我突然想到我手机的作用渐渐沦落为查游戏攻略的工具和mp3,通话功能居然弃之不用。也可谓奇葩了。
不是我不想打电话,除了凤毛麟角的几个人会有工作上的联系,手机我都想扔了。
也无怪乎我会如此在乎雷的吃饭邀请,说到底就像突然有人邀请了个自闭症患者出来玩儿,这在自闭症患者看来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而在邀请者看来只不过是突然想起:"哦?还有那么一个家伙,叫他出来凑个数吧。"
  唉,说到这里说到这里我都同情我自己了。

昨天还把那包百把块钱一包的大重九抽了,那是我从f君手里敲诈来的,本打算拿回去给老爹抽,无奈昨晚天降大雨,实在不愿出去买烟,故安慰自己曰:不毒害老爹,自己吸了这毒物罢。于是内心舒坦许多,撕了抽了。
可那烟淡的一批,抽惯了大焦油量的软珍,再抽这个淡而无味。于是后悔没有拿回去在老爹面前装下逼。

评论

热度(1)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