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7

早上去种树,意识形态的东西,给单位拍照的人比种树的人还多,还有穿高跟鞋的,真是荒谬。

不过我是种树的那一伙,说实在的,娇生惯养久了,锄头真的挥不惯。

种树区在外地人开的冷库集中区,腐烂的菜叶直接倾倒在附近,于是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腐臭的气息。

菜叶腐烂堆积后产生的味道比死牲畜的味道还浓。而且据说这些冷库把腐烂菜叶用机器压成汁水打洞后打入地下水。

现在我们县的地下水已经被彻底污染。曾有一个老板辛苦往地下打了100米,发现抽出的水是腐臭的。

唉....我觉得和那样的人同为人类,很耻辱。


我和郑老头搭伙,每个人轮流栽几棵。一人栽则另一人扶幼苗。

栽完树回到办公室,又被姜拉去看dmg的一个地基超深。

突然施工方塞了两个信封,我一捏就知道有多少钱,真TM可耻。

我对自己觉得可耻。

可是姜不改脸色地收了,并当着人家施工单位的面,在我拒绝时给我了一个动作叫我把信封收了。真是TM的超级猪队友。

后来下午回来我告诉姜,以后别干这事儿了,施工方也是人,我们这种狗逼倒灶的活计真不值得那个信封,虽然我知道那信封也不多。

可是他在那BB说我知道呀,可是不收就对不起别人云云,是给他们面子云云。

差点就脱口而出你这大傻逼,真的白比我多长了20岁。

上次这傻逼还替某个老板说话,叫我出去坐坐,我说,坐个求,你告诉他,这个星期结果自然出来,心意我领了。

那时我基本不跟他搭伙工作,可是现在不同了,我被分到跟这傻逼在一个办公室。

如果我不履行科长职责,我TM才懒得管他。

再有下次,我直接跟M副提意见。

评论(2)

热度(5)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