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独立\器械\古典

简介: Fabrizio Paterlini,意大利古典钢琴家。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叶芝的茵纳斯弗利岛。



                茵纳斯弗利岛
              (爱尔兰)叶芝
        我就要动身走了,去茵纳斯弗利岛,
  搭起一个小屋子,筑起泥笆房;
  支起九行芸豆架,一排蜜蜂巢,
  独个儿住着,荫阴下听蜂群歌唱。

  我就会得到安宁,它徐徐下降,
  从朝露落到蟋蟀歌唱的地方;
  午夜是一片闪亮,正午是一片紫光,
  傍晚到处飞舞着红雀的翅膀。

  我就要动身走了,因为我听到
  那水声日日夜夜轻拍着湖滨;
  不管我站在车行道或灰暗的人行道,
  都在我心灵的深处听见这声音。 

  这首叶芝早期的作品是典型的浪漫派后期唯美主义的诗篇。作为现代派的真正先驱,古典浪漫派的最后伟大先知,这首诗同样没有太多主观色彩,使用了白描法。茵纳斯弗利是爱尔兰民间传说的小岛,“我就要动身走了”,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去茵纳斯弗利这个隐居乐地,接下来则是动静结合,重笔描绘这个平和的世界。诸多意象、色彩灵妙地混合。

   注意是“就要”,意寓着这些描绘仿佛是上帝赐予的许诺,或者诗人所坚信的理想意象。诗人仿佛听到隐秘的召唤:“那水声日日夜夜轻拍着湖滨\不管我站在车行道或灰暗的人行道,\都在我心灵的深处听见这声音。”

   和被偷走的孩子一样,丑陋的现实充斥着太多苦痛,“来吧,人间的孩子\到水边和荒野里来吧\和一个精灵手牵手吧\这世上哭声太多,你不懂。"而和这一首相比,显然《被偷走的孩子》主观色彩更浓,梦幻色彩更为绚烂,更贴近于象征主义,而与现实的对比则更为浓烈。两首诗都充分反映了叶芝的神秘主义。




评论

热度(9)

  1. cuckoobabyGrosvenor 转载了此音乐
  2. 聊奈以年Grosvenor 转载了此音乐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