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想说是日记了,因为压根儿做不到每日一记。

能做到每日一记的,应该有两种:一是有大忧伤的人,看见下雨就要寻死觅活,听首钢琴就要寻死觅活,看部电视剧也要寻死觅活,甚至吃顿饭谈到某个话题也要寻死觅活,这种人肯定每日几十记没问题。

二是有情调的人,比如:抽烟突然发现打火机没气儿了,于是用燃气灶点火,火苗过大燎到一撮头发,不亦快哉;某日和友人下馆子觅食,吹牛八卦之中得知某女脚踏几条船,而自己一个好基友正与其秘密交往,被戴了几顶绿帽子其浑然不知,不亦快哉;下暴雨不带伞,任其醍醐灌顶,他人如丧家之犬奔逃、藏身于屋檐下、咖啡馆里,唯我踽踽独行,自吟“遗世而独立”云云,不亦快哉....

没办法,我两种人都不是。所谓生活记录的作用,于我而言,不过附加着某种心理分析。不过这种心理分析很狭窄,仿佛只是照照镜子的作用。有时愤愤不平,某件事情或者某个奇葩萦绕于脑海,想从脑子里赶出去,却是不能。这时打开笔记本,一笔一划写出自己的“怨妇吟”,再自己读一遍,便释然了。毕竟记录在纸上,就好像这件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能客观分析了。

或者日后读来,对着那些曾经的小情绪,慨然感叹自己曾经的小肚鸡肠,斤斤计较,力争在后面日子里不再犯,那么这种记录的作用就达到了。



今日和姜搞“六单位绿化”工程审计,绿化工程很是让人头疼,因为在我眼中,那些奇奇怪怪的树种真没区别。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那个施工单位的老头就对我们的眼盲很是无语:“那是个屁的红花木莲,那就是香樟”“那是个屁的紫薇,那是木槿”“那是个屁的云南樟,那是乐昌含笑”“那不是三角枫,那叫枫香”“那不是金叶女贞,那是迷迭香”等等。

迷迭香并没有开花,不过折一小段枝枝,就可以闻到浓郁的香味。正想起这迷迭香好像还寓意着爱情和忠贞,却猛然听到老头说这迷迭香还可以炒了吃,味道不错,真是气氛全无。

这“六单位绿化工程”里的六单位,实际也含着我们单位,就在我们楼下边儿,和楼后边儿。算算新建起来2年了,我从没在这些“小公园”里转过。毕竟我是没啥情调的人,认为花花草草没啥看头,可是今天算是勾起了兴趣。

大概就是老话吧:“世界不缺乏美,就是缺乏美的眼睛”


还有,现在下大暴雨了。

评论(4)

热度(1)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