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一个点,而世界是一个面。我们在这个面上出现的位置是随机的。我们毕生的目的就在于克服这种客观的、悲惨的偶在性,使之必然化。告诉自身:我们在这里出现、作出这样的抉择是出去我们自己的意志,而不是随波逐流。而事实上我们就是一个粒子,它产生的力微不足道。但是我们必须强制告诉世界自己存在的意义。

评论(4)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