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发骚志

中午发骚志

极少数时候我会主动地去想念某个异性,比如:开车时某对狗男女在窄街中央亲亲我我,按喇叭也丝毫不理,我就会产生某种过度的愤怒,计算着一脚油门为民除害的成本。
但细细反思,这种愤怒中比重最大的我这个单身汪的熊熊嫉妒。愤怒、平静后就会想起某个特定的对象:如果她还在的话,弄不好我还是能理解这种情况罢。
而这世界没有“如果”。
更多时候,我实在缺乏那种把异性捧在心头的兴致。第一原因在于我的自私和高傲,加上某种奇特的“坦诚”:为啥女人会为了渣男争风吃醋,因为渣男可以小心翼翼美化自己的自私,并通过高超的手段让女人忍受甚至认同这种自私。而“坦诚”实在和这种高超手段相悖。
但真正的坦诚在于某种发自内心的博爱,我这也不过是半吊子的坦诚罢了。
第二原因在于社交,其核心是同情心,即设身处地,揣摩他人的感受。不管这种为他人设身处地着想是目的性的也好,是居高临下的也好,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也好,都是社交的核心。
因此过度的自私和骄傲是影响社交能力的。既然连社交都无法完成,谈什么爱情?
所以于我而言,明知找一个伴侣(同性也好异性也好)的重要性,却感到巨大阻力,这阻力恰和自卑相反:既然已是自己世界的小小国王,何必把他人捧在心头?
这种自我封闭式的幸福用一句老话可以形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拒绝和任何现实情况对比,拒绝冒险,也拒绝了所有情感上的失败。瑟缩起来,再沉溺于某种“我很幸福”的幻觉中。

评论(5)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