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所有微笑泪水和苦痛映入眼睑之后,我似乎看到一座巨大的黑山,横亘于你我之间。因一切都像极了演戏,自己有时是戏外的观影者,有时是戏内地道的演员。
作观影者时,我感到恶心。你面部肌肉的强迫式抽动,矫揉造作的语言由虚伪的舌头编制而出,连肢体动作都显得幼稚而丑陋。可是我必须用微笑回报微笑,用感谢回应赞许,用拥抱回应拥抱,否则就是怪人,不识好歹,和脱离"群体"。
我无法断定这种极度恶心的根源,并怀疑是否是我隐藏的癫狂构筑了这种错觉。
错觉归错觉,我逼着自己融入你们,和你们一起同化,一起自欺。这样好得多。因为另一侧,是世界的深渊:那里太阳早已沉没于漆黑的海,我只能凭一艘小船独自航行,光已经消融在惊涛骇浪里。这种孤寂我岂能忍受?

评论

热度(1)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