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小记

雷今晚又来我这儿喝茶,谈到最近的台风,可是我俩都没记得那名字,我只记得有个鸽字,于是说:“好像是信鸽”
可是又觉得不大对,干脆说:“总之就是啥鸟”
雷乐得哈哈直笑。
这台风强度确实可怕。我在云南,可这天气受其影响而骤变,狂风暴雨无处不催柳折花。不用看新闻,也可以想见沿岸之惨状。
不过今天已不象前两天烈日炎炎,本就居住于顶层,中午更好似蒸笼,不用孙二娘动手,我就成人肉包子了。即使入夜端坐家中,脱得赤条条仍在狂冒汗。浑身黏糊糊很是难受。
内心在哭嚎:我需要空调!
空调没来,台风的余波来了,也算暂时解决了问题。

评论(2)

热度(7)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