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哲学难道不是一种对用理性无困难且完美地解决所有问题的祈求吗。
我希望建构一种真正的无可辩驳的思想体系,能引导行为来达到真正的、极致的幸福,水到渠成般的毫无阻滞。穿透我一直畏惧的庸俗、孤独、无聊、痛苦,而到达快乐的彼岸。
但我每一次中途放弃都是因为我怀疑其指导作用而失去动机。
归根结底我不过希望自己如同大海一样包容一切现象,内心全是爱和和平,周围一切仿佛快乐的精灵围绕我快乐地跳着圆舞曲。

评论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