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踟蹰而来

人呐,总不能只靠吟诗作对和一些抽象的东西过活,或者说不能老活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过于脱离世界的后果之一就是越来越像一个“局外人”,越发觉得自己的“与众不同”,我们已经无法再自然地融入任何一个群体,或者群体自发的选择了排斥你。于是为了避免孤独,我们只能选择再次遁入自己臆想和构造的童话世界,直到这个童话世界和我们眼中的现实相互交融,很难分开。那时,就会有许多人称呼我们为疯子。作为疯子,我们何尝不想回到过群体里,只是一次次尝试后是一次次悲催的失败罢了。

这是悲剧,因为过于敏锐的感性而将世界看做种种意象的海洋的我们,不当有如此悲惨的下场。只有我们可以看到缪斯,执起她的手,与她起舞。但我们必须在枪与炮里,血与肉里,爱与恨里,政治与正义里去歌咏,而不仅仅是歌咏那个我们自己虚构的世界。


评论(2)

热度(1)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