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有大海的波光在你的眼里闪耀


9-13

最近又开始疯疯癫癫地说话与行事儿以至于让L觉得我邪魔上身,并叫我走夜路要看着点儿后面,防止有人麻袋套头再用棍棒施行"爱的教育"。
也不知为何最近内心坦诚得和罗马大道一样,心里边儿的话全天然无修饰地就从嘴里奔腾而出,或者闪电般体现在行动上。
比如在今早职工会议上,我提前很久进去把到第一排位子,可是局长一讲话就开始匍匐着放胆睡觉……
比如搞审计时被审单位的大叔强装笑脸说:我们单位新来大学生小张呀,勤快,单身,要不有时间我带小兄…………还没说一半我直接打断:对女的不感兴趣,也没空闲。于是大叔满脸冰霜,现场变得比西伯利亚还冷。
比如L说他本来看中和他一个办公室的小李,我也经常怂恿他赶紧约出去谈心。可是似乎那个小李对他很不感冒,七夕我听L打电话约她出来也是百般推脱(当时开了扩音,我在旁边用手势出谋划策)。可L自认为那个小李已经芳心暗许于他,只是不表露。
最近L来喝茶时又说他觉得这姑娘频率和他不对应,不适宜拿来做媳妇。我突然没耐心了:你tm手都没牵更别说kiss,只是整天在办公室和她一起办公,连吃饭时都是谈工作,还自顾自认为拿下她只是他愿不愿意的、一念之间的问题。从没见过如此自恋、厚颜无耻之人(我的原话)。
而后L卒。

现在躺在床上反思突然有些后悔,温文尔雅知书达礼的我哪儿去了?嗯,大概我有9月病吧,或者听说老黑结婚领证了让我尝到多年没尝过的老陈醋的味道,尽管我早已努力地忘记了她。

评论(4)

热度(4)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