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打电话来时刚好10点,审计署里的视频会的声音被刺耳的警报声弄得压根儿听不见,最后我还是没有接那个电话,因为不接也知道是祝贺我的生日,而且估计她也是听到警报声才猛然想起这茬事儿。
会议结束后我仅仅答复了条短信:对于一个生活本来就是煎熬的人,这种庆祝是苍白的。与其说我的生日,不如说是老妈你的受难日,也是我的受难日。

接着还是被老妈打来电话臭骂了一通,什么不孝子,脑袋磕门槛上了,赶紧把买给她的蓝牙耳机送回来等等就不赘述了。

也罢,我想了一下,决定买块卡西欧的表,再买台咖啡机,我要自己弄咖啡!

评论(5)

热度(4)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