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时代广场,我在美洲大陆跑了八万多哩,如今又回到了这里;而且又刚好是在高峰时期,用这双已经在路上变得幼稚的眼睛看到光怪陆离的纽约,它那千百万的人流挤挤撞撞着,为了美元而冲杀,他们做着疯狂的梦—-紧抓,占有,给予,叹息,死去;这样,他们应当可以埋入长岛市之外那些可怕的墓地里.这片土地上的高塔—-这大洋的彼岸,也就是纸制美国的诞生之地

我只知道是李斯成就了垮掉的一代在中国的传播,他是我大学时代唯一的崇敬,那本曲一中边上的地摊货、二手旧书曾是我的朽坏和救赎。

评论

热度(8)

© Grosveno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