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下午在市局和几个科长在吸烟室抽烟。
这年代烟民们如同战乱时代的难民被撵得到处流窜,只得缩在这十平方米的屋子里云山雾绕,而我们几个汉子则是蓬莱仙岛的神仙。
下午抱着一叠资料奔波六十几公里来到市局接受一大顿批评,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这个底稿差了,那个取证单没做......他嘴里的标点符号喷到我的脸上,我只能淡然地用手帕擦掉。
长达3小时,他声音的洪流把我的意识淹没,我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走进吸烟室,所有的愤怒或者不满都在烟雾里了,烟卷慢慢焦黑,继而如石膏般凝固,继而化为碎屑消散空中,只有这样才能忘记他扭曲的脸和口臭。尼古丁,尼古丁呵,靠它才可以慢慢溶解这些仇恨。抽完烟走出来,又可以勉强挂上一副笑脸。
亲爱的,我不能对你阐述我的失败与无能。也不能阐述同事的无情与冷漠。也不能阐述工作的枯燥与无聊。因为这些,都是最矫情和下三滥的借口。
我只能任由其埋在心里,继续拉起嘴角而微笑,仿佛啥事儿没有。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其中只有一棵树。

评论(2)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