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毛病

最近头疼得紧,医生说多吃药,少食烟,少看手机,少喝咖啡,免得神经衰弱,我是搞不清怎么才会得这种资产阶级小女人得的病。
也好,查了一下数据。就从手机后台耗电第一的应用程序卸载起——就微信了。
加上营销号勉勉强强凑个三十号人的微信倒是删了也罢,那种微信列表都塞满的人,我反而难以想象。
那个加载画面倒是和我挺贴切,一个人孤独拥抱一个世界。一段时间我的整个世界只是一个老同学,一段时间是一个基友,一段时间是clo,不过嘛,到最后还是一个人。说起来有点自私,不过人呐,就是孤零零来又孤零零走的。
想来荒谬:怎么会有人强烈依赖一个只有几个好友的社交软件?也算是孤僻得紧了。和医师电话聊了一下,这种突兀感愈发明晰,也对,删了就删了,哪有那么多矫情。
排名第二的就是lofter了,过段时间看看,一到晚上9点还会脑壳炸裂的话,那就卸了lofter。不过卸之前一定留个号码或者更冷门的blog,也算是留个念想。

评论(2)

热度(2)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