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一些趣事儿

F昨晚来我这儿喝茶,谈到入职时的一些趣事儿,有这样一个感慨:时间的作用不在于催生白发,天夺其魄而变得秃头,或是浑浑噩噩。而在于对人的绝望。

对自己绝望,顺带着对他人绝望,精神狂乱,胡言乱语等等。出现这些表象,恭喜你,小猪佩奇身上纹,可以自称社会人了。

入职的时候曾觉得哇,诸位西装革履,谈吐不凡,经验丰富,可干工程又可干会计,被请吃饭还被其它单位的领导们推到上位。很拽很厉害呢。

紧接着就会发现他们又懒又馋,而且工作能力也不咋地,所以又蠢。突然又想到几个故事,乘着还记得,有酒有辣条,就来吹一吹:

(突然有点背脊一凉,写这些故事会不会被跨省追捕?被捕的话,希望各位lofter友们替我送点牢饭,我就很感激了)

2015年我曾在昆明培训计算机中级,历时2个月,是审计署自己弄的一个培训,毕业了可以发一个“中级计算机审计师”证,对外基本没啥鸟用,只有搞审计的自己认证自己。

一期大概60人,成员是各个市县审计局抽去的。这种培训班被他们戏称为“炮场”,因为几乎每一期都发生了种种婚外情事件,所谓“炮火纷飞”。

不过我们要理解呀,两个多月封闭式培训,多可怕,干柴烈火难免凑到一起嘛。这个培训真不知害得多少审计家庭“妻离子散”(笑哭),大概去年,这个培训就终止了。

我们那一期还发生了一件更奇葩的事情,昭通市审计局的某人把自己这个那个位置的裸照传到了微信群里,开始我和舍友以为是被盗号什么的,再仔细一看发现,图片背景TM就在我们隔壁宿舍里,估计裸聊得太兴奋手点错了。而且他居然不自知,后来再撤回已经来不及了,他也算聪明,在班长提醒下赶紧退群,赶紧改名,毕竟省厅领导还在群里边儿呢。

去年某天,会泽审计局的GH,也就是2015年我那个舍友,突然用RTX告诉我,快看啊靖宇,那个裸照男被省厅表彰了。原来他编了一个身份证真实性核实的小工具。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市局某女LY,老公也是市局的,叫FCN(算了还是匿了),生了双胞胎,拿了注册造价师,曲靖买了房子,生活幸福。我老妈既认识她又认识她老公,LY她爹妈就住在我们小区,而且她爹妈退休时我老妈出力不少,就常常举她的例子来怼我,说:“看看人家,事业有成,生活美满,再看看你,整天只会打游戏”。因为老妈常常唠叨,耳朵都听起老茧了。

结果去年,这女的婚内出轨省厅某副处长,该副处长也是婚内出轨,不过据说其家庭生活不太和谐,因为他们没有子嗣。

上法院离婚时已经LY已经又怀了该副处长的种,而且双胞胎2个都不想要,统统丢给男方,结果法院还是判了一人一个。离婚没多久,立刻和那个副处长闪电结婚。

我就对我老妈说:“你不是常常提那个市局LY么,不得了,虽然长得丑,屁股挺大,毕竟生孩子挺厉害的”我老妈感觉被扇脸,不敢举再拿这个例子怼我。

再举个近点的例子,坐我对面的J姓同事,快40了,是注册造价师,一级建筑师,才进来的时候觉得哇,好厉害。

实际呢,喜欢等我们都下班走后用办公室座机打电话勾搭各种“女同学”,极其肉麻的言辞让我几乎想吐。

动不动就是打电话“我在下乡,不回来吃饭了”,我开玩笑:你经常用这种烂借口骗你媳妇,难道不会换一个?他说:“已经想不出其它的了”。

还常常对我们倾诉他老婆的种种可恨之处,倾诉的内容,已经不是骂个“憨婆娘”级别,而是种种不堪入耳的街头脏话..........当着梅副或者局长,就像条狗一样点头是是是,背地里却对我说他们的坏话。拜托了,老叔,你既然当着我说这个那个的坏话,我怎知道你TM不会早别人面前说我坏话?傻叉。

后来有一天他有些郁闷地对我说:“小伙子我怎么感觉你老是看不起我”,我呵呵一笑,没回答。当然看不起你,你自己就那逼样儿,谁看得起你。



人接触得越多,就越喜欢猫猫狗狗,就越喜欢自己一个人,这是极有道理的。那种性格外向的人,我极其羡慕,他们首先注意到的是别人的优点,即使这优点稀少如同荒漠里的几朵小花儿。而我一眼看到的,就是漫无边际的荒漠,没有丝毫生机。那些外向而乐观的人是值得佩服和学习的。

审计也算得上公务员行业里的“高级知识分子”了,还这鸟样??确实,就是这鸟样。曾觉得这行业里的人高大上,素质很高的我感觉脸都被扇肿了、头都被锤爆了(笑哭)。

不过也还算好,城市里边儿的那些企业里的白领们也不咋地,男的也许西装革履,可能不过是个酷爱装逼撩妹的傻逼,而女的光鲜亮丽,可能内里不过是个婊子。可怕的是,这两类人组成了人群的大多数。


评论

热度(3)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