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真的有正确的选择吗?实际就像萨特举的一个例子。一个法国青年,他正在犹豫要不要去当兵,还是去当纳粹德国的一个书记员。他本人是讨厌纳粹的,但是他的父亲又赞同纳粹的反犹主义。而他的母亲不同意他上前线当一个有去无回的士兵。他已经有两个兄弟战死在沙场上。如果基于亲情的考虑,他就应该陪在家里和母亲在一起。如果基于自己的意愿,而违抗父亲的意志,那么他就应该到前线和纳粹作战。如果为了一个比较好的和安定的生活的话,那么他应该去当纳粹的书记员。
这个青年感到举棋不定。没有任何一种哲学或者伦理学来告诉他该怎么做,因为哲学和伦理学大多分析的是形上的事物,用抽象的言辞来进行一场逻辑的战争。
他大可以去请教牧师。但是翻遍圣经,没有任何一句话可以指导这位青年的抉择。圣经确实要求尊敬长辈,那么他就应该和母亲在一起,可是圣经也要求与邪恶作战,但在当时社会上的反犹主义是一种主流,他也无法断定纳粹是不是邪恶的。寻求牧师的建议,那么就取决于牧师对纳粹的态度如何了,这就变成了不是他的抉择,而是牧师代替他所做的抉择。
这就是现代人在信仰消失后所陷入的困境。我们的思想自由了,但是这反而陷入了另一种迷茫之中。
以及符合真理与绝对正确的选择已经没有了。而社会所公认的良知,往往是经不起推敲的。最后剩下来的就只有我们孤零零的自身。

评论(4)

热度(1)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