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每次我臣服自己的虚荣,每次为了“现身”而思而活,就会背叛……不需要为其他人而表现自己,只需要为自己深爱的人这么做。如此以来,表现自己就不是为了表现,而是为了给予。只在必要时才现身的人具有更大的力量。为达目的,就必须知道如何保卫自己的神秘。我因孤寂而受苦,但为了保有我的私密,我克服了孤寂的苦楚。今天,我知道没有什么比没关系的独居更光荣。

                                                                                                 ——加缪

评论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