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前天在家里睡午觉,居然从三米宽的大床上滚了下来,一字型摔到地板上。又睡眼惺忪地爬上床继续睡。
一直到今天发现手臂上紫了一块,大概那天手臂在地板上擦破的。
思维迟钝,跟着肉体也是迟钝,如同僵尸。

早上起床的时候8点半,去开会有这个好处:可以补一个不长不短的小觉,平时嘛,差不多7点半就得起床。当然今早没吃早点。

昨晚1点钟才睡,看胖头鱼和longdd,820等一堆dota前职业选手直播打war3的丛林肉搏。总而言之吵得一匹,互相嫌弃又互相恭维,素质极低但非常快乐。让我想起大学和基友逃课联机的日子。那样的日子不再有,绵延不断的孤独嘛,人生就这逼样儿。

提前10分钟到会议室,9点多依然没有开始。原因是市委组织部长没到。
任何开会迟到的同志应该大会上通报批评,并写检讨,当然本会场最大的那个领导除外(▼皿▼#),算不算第二十二条军规?
现在的会议多得令人绝望,长的令人绝望,无聊的让人绝望。1号领导发言,副手总结,接下来2号领导发言,2号领导的副手总结,3号领导...总而言之是一个又臭又长的流程。每一层都会用更严厉的口吻警告你,命令你。M说得好,那么多会,无非就是用会议来促整改落实,会议上逼逼一通,但不行动有个卵子用。
不过我还是认真记笔记了呢,我觉得我应该被颁朵小红花。

下午我又睡到3点钟才进办公室。心情不错因为发现我居然还有半盒无糖咖啡☕️,一直以为喝完了而打算再到网上去买。附近几家超市都没找到,感慨实体商业之凋零。
偷偷摸摸溜达到办公室发现一层楼都没人。我tm居然还是第一个到的,顿时有点忧伤。打开电脑开始看社会主义神髓。

评论(1)

热度(1)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