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还是老样子,不过今天我把最后一个工程结束了,陈老板过来签了字,剩下来的,就是上传数据和归档。
明天我打算把需要复印的资料弄好,也算是了了一个心结。
同时我把扶贫工作月度报告打印了出来,审核,盖章,并让司机李送到了扶贫办。
扶贫办对他说还要电子档,可是我询问了却又不需要。也罢,我把联系电话告诉了那个扶贫办的小姑娘,如果需要电子档就和我联系。
说实话这个事情与我无关,但今天看到梅副进来改报告,并一直改到12点半才发到我邮箱里,我觉得很愧疚。
愧疚在于我不能为他做更多的事情,他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有脑瘤。我见过,瘦的和竹竿一样。
和拍马屁无关,我决定多做一点事情。

其他的没有什么变化,把牛仔裤洗了,今天没有自己做饭。
下班回家依然看直播玩游戏。从某个时刻开始我把微信设作后台运行,不过除了工作联系,没有其它提醒。
我能够战胜孤独并自娱自乐那天才算是我真正的成熟吧,不过我现在依然会因为孤独而痛苦。
就像裤子上有一块碳素墨水污渍,怎么洗也洗不掉。

我还是反省自己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可是我不知怎么改最有效,我已经试了药物或者宗教的做法,可是不彻底。
我从来不认为找一个女友是解决之法,在许多“半相亲”场合里,我也始终认为,把对方当做无聊之时的玩偶是极其糟糕的。我内心有巨大的矛盾亟待解决,胜过了谈情说爱。
可惜,她会等我解决这些矛盾吗?大概不会。也罢,该失去的早就失去得差不多了。
弥漫于我四周的还是孤独,一种渴求他人承认的深刻渴望,让我做出了许多和理性并不相符的事情。

不过我还有一种解决之道,先施行一段时间吧。

评论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