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忧郁之中,事物才显得明晰。只有在耳畔和心底全是四月阴雨时,才发现我早就孑然一身。
只有漫无边际的孤独,且那孤独并不是伟大,而是某种懦弱。
我默默思索:我在乎的事物,大多没有意义。而刻意寻求意义,却更是无聊。

评论

热度(5)

  1. 海边的卡夫卡Hallucinogen 转载了此文字
© Hallucinoge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