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1.“你读了最近新闻没”
“没有”
“成立了个审计委员会啊你知道么”
“不知道”
“王不是发了一个链接在群里么”
“没看”
对话结束。实际我知道成立了。看谈话对象吧。有些人,我可能夜思梦想着她坐在我对面秉烛长谈。有些人,即使坐在我对面我也觉得他是精神病,该呆在精神病院里。
不如让我静静。

2.“你去开一下3点钟的环保局处理镉污染的会,姜可能有事情,局长叫他待命”
我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正无所事事,看新闻的姜。
“嗯?”我瞥了一眼手表,已经2点47。
“现在就赶紧去,局长说就要你们科室去”
“好吧”
挂断电话,姜:“让你开会了?”
我叹了口气“是啊”
“哈哈我可没有对办公室说让你去开会哦,别误解”
我冷笑:“我知道”
于是我收了东西,开车到环保局门口。在车里听了2分钟HIM的gone with sin
然后查了一下电话表,掐准开会时间打电话给办公室更年期老奶。
“不好意思我刚接了电话,市局要我去拿快递过来的资料,然后发个东西,我得以市局任务优先”
“什么资料”
“跟踪审计的”
“去哪里拿”
“我地址留在家里,去家里拿呗”
“好吧,如果你回来发现没开会了,就管他的了”
“好的”
然后开车,回家,睡觉,一直睡到五点十七。
姜5点半才会被局长叫去研究沙林大道的事情我是知道的。环保局镉污染处理这个项目是姜带着中介机构从头做到尾,他喵的作为主审在办公室看新闻却不去开会?
不好意思,你有借口我也有借口。

3.本来下午打算好好弄一下扶贫的月度计划,搞得心绪异常糟糕。一个40岁的男人,却畏惧我一个后辈,还要像个gay一样来跟我解释更是让我觉得恶心。
是该养只猫了,好平衡我这种对某些领导和同事的恶心感。

评论(4)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