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第三次没有名字,显示昆明移动电话打来的时候,穿着西装留着榛子头和我年龄相近的“年轻人”的脸再次映入我脑海。
嗡嗡的振动听到就烦,有把手机扔到化粪池的冲动。毕竟我的电话,一般只有四类人会打:领导,同事、老板,父母。
这也算是宅男的悲哀。电话一响,通常意味着麻烦事儿来了。
这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巴甫洛夫实验里的狗听到铃声淌口水,我听到铃声,血压升高,情绪降低,san值降低,连接电话的那声“喂”都极不耐烦。
所以我没接。尽管我已经强在前两通电话里强调家里有了rav4和双擎了,并尊重他,还电话问询了我父母要不要去(他们不去),且告诉他我周日不在市内,他依然坚持不懈地想说服我去参加那个所谓有史以来降价最凶猛的车展。
作为一个4s店推销员他倒是深谙销售的奥妙:坚持不懈,就能成功。意味着在客户不断的拒绝中调整心情,继续进攻。我很佩服。
可惜宅男的基地固若金汤犹如碉堡,只有妹子可以自由进入。

说起水表倒转我想起原来我家在花山镇7区的时候,水表也是倒转的。
我已经4年没交水费了。

评论(2)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