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gxhb

我常去鸿飞早餐店吃面条,有时中午也以面条代午餐。仅因为干净,做的实际并不美味。
说来荒谬,我可以瞬间往游戏里投入几百块毫无感觉,而吃饭就觉得超过十块就是浪费。
这大抵是不爱生活之人的共同特征:再美味的东西跑到嘴巴里也觉得和泥巴没啥区别,纯粹只有填饱肚子这个目的。

美味这个概念我已经许久没有体会过了,也不想刻意寻求美味。舌蕾的享受按理和性欲差不多,不加以节制就会使人堕落。
好在我对美食实在没啥兴趣,我一个星期天天自己煮白菜和米饭吃,并不厌倦,但如果天天从这个馆子溜达到那个馆子,就会很快厌倦。
以前经常如此,中午在这个馆子,晚上在那个馆子。中国人许多决策都是在饭桌上,酒酣耳热的时候做出的。很人性化,至于正不正确就很难说了。
不大的县城,近七成馆子我都吃过,可依然说不上哪个馆子有特色,哪种菜哪家做的妙,哪个老板最童叟无欺,我说不清楚。
基友来,常为去哪个饭馆吃饭这个问题陷入困境。对于食物的美妙度,没有记忆也无法评判。
但是我去基友的城市,他会给我许多选择,这个中心几楼的西餐好吃,那家的环境好,那家的虾子好吃,还要排队等前面的人走。
县城出现吃饭排队的情况,仅限于某些馆子新开张,一大堆闲的蛋疼的人去当小白鼠。
很新奇,也很羡慕。不是羡慕菜品,而是羡慕能愉快的吃食,甚至怀着感恩的心吃食,是一种幸福的体现。如果做的好,还可能把厨师叫过来赞扬一番。

我自己做饭,就常用混合的技巧,怎么方便怎么做,以至于做出来的东西只敢自己吃,怕别人吃了就会被毒死。
以前在昆明只能天天吃快餐,700一个月租到的房子不过是四百平米大房子的一个隔间。后来自己租了整套房子才开始做饭。
喜欢做饭的人,大多都是享乐派,他们一个下午费尽心力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味蕾几分钟,这种人能不阳光?也无怪乎许多妹子喜欢那种能下厨,揪住她们舌头的人。
核心不是美食,而是那个人可能性格阳光。

谁喜欢现实里有个整天阴阳怪气的斯耐普在身边逼逼逼?尽管哈利波特里把斯耐普洗白了,一个善良的阴谋家,谁又喜欢阴谋家?
但反过来,某人对你好,处处呵护你,逗乐你,即使他最后捅了你一刀子——如果你还活着的话,你还是可能原谅他。

评论(2)

热度(1)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