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higyefuwa

早上开早会,局长照例强调了一大通纪律、原则、规章、制度,听得我昏昏欲睡,为了避免打呼噜,打起精神抱着双手观察起四周来。
审计中心才往蚕桑站调来审计中心的一个女孩和那个16年进来的女孩在认真记以外,其它人都在盯着笔记本,手不动,脑子云游四海。

今天天气非常适宜,昨夜有小雨,应该在我入睡之后。起来外面湿漉漉的,让人心情愉悦。不过今早起得过晚,又没来得及吃早点,例会也不那么让人开心。

啰里啰嗦,我都快背得局长的台词了。我们人类都有自己的一套台词,活着就是尝试演好自己的角色,都是实打实的奥斯卡金奖演员。不过我厌倦了局长的那一套而已。
如果口头警告有用,就不会出现白天开会强调纪律,晚上嫖娼的省部级大官了。
与其说是警告,不如说是把责任抹得一干二净。毕竟科员出事,科长局长都要“连坐”的,大概连坐时可以辩解一句“我TM天天开会强调了,他不听有屁用,你把他扳弯?”


才入职的时候我还拿本笔记本记录,现在呢,叫去开会就顺手从打印机抽一张A4纸,拿一支笔万事大吉。
在纸上随便画一画,开完会下楼我就扔进碎纸机。
今天有些让人意外的是,居然让我读xjp的治国理政的第一章。
这属于开支部会的一环,必须读,当局长喊道“小刘,你来读一读的时候”,我以为听错了,是不是在座的还有一个“小刘”,或者“小牛”。确实有一个姓牛的,不过1972年的,不该叫小牛了。
局长催了两番我才上去接书,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平常都是局长或者副局长亲自读,怎么今天就轮到我?接过来一看接近20页,心情就更糟糕。

读完的时候9点40,念得我口干舌燥,喉咙就像维苏威火山口。由于会议室是设置成几组沙发和椅子的形式,没有桌子,老厚的一本书,抬得我手臂如同木乃伊般干枯,弯着半天伸不直。
读这东西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入党仪式,还有密密麻麻存在柜子里的入党申请书,入党演讲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我边念,边回忆着和所念内容毫不相关的事情。算来我也是6年党龄的“老党员”了。
没办法,人一丧,脑子回路就会被打开,虽然我也只算二八芳华(28),但已经会犯老年人的毛病:手里写着日记,脑子里却是想着今晚喝的那个果酒像马尿。

今天日记提前发,因为要早点睡。

评论(2)

热度(1)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