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昨天又梦见了F。
我置身于小学时的球场,草因多年没有打理而有半人高,野麦子到处都是,它的叶子会割人。
远方有机厂的烟囱直插云霄,还可以听到车间的轰鸣声,我妈妈就在那儿上班呢。而我们在大风扬起的灰尘里踢球,疯狂奔跑。
踢完球发现我的外衣不翼而飞,奇怪了我明明丢在跑道边的呀。
我只好在跑道上逡巡,依然找不到。
人一个接一个走光了,而我依然在努力寻觅我的外衣。
附近水泥厂烟雾弥漫,可以看到拉水泥的大卡车来来回回。风越来越大,我在粉尘里感到窒息。
时间越来越晚,太阳落山了,学校里只剩下我在寻找自己的外衣。
有淡淡的忧愁涌上心头,我可能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外衣了吧。很突兀的,F突然出现在球场边。
我很讶异地问她“你怎么在这儿”
她的容貌没有变化,在有些黯淡的暮色里洁白的脸庞隐隐发光,我甚至有些害怕起来。
为何她的容貌还和小时候一样,好奇怪啊。
她走近,挽起我的手,我在梦里都可以感觉到我脸好热。
第一次,还有女孩愿意和我这样的蠢比互动咧!说不定我在梦里还露出了痴汉的笑容也说不定。
我们一起在星光里找到了那件外衣。

然后我就在9点28醒了,很失落,很失落。

评论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