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加缪 我永远执着于现在

有些人喜欢过去,因为过去拥有审美或文化的价值。但是过去失去来开辟现在的价值,换而言之,过去失去了可能性,一种塑造未来的可能性。
过去,属于生活,但只限于回顾时有用。
现在,我给它定义为对未来的联系,现在,更像是一座桥梁,一座连接未来的桥梁,我们必须经过它。故而,现在有未来的性质,它是交叉的。过去也是现在,但是是被夺取真实的现在。
我们要为现在自身的缘故体验现在,而不是为了计划,工作的缘故体验现在,那是被动的,僵化的。
我们要把现在用在体味真实自我上,即发现自己不过是恒哥沙数里的的一粒,但我们为此自足,如一朵花,也有美丽的时刻,也有自己的使命。
例如“一个可爱的星空,以及我在那个特别的夜晚得到的东西。这儿有一种完全满足的时刻--有着我正凝视的这个天空下面的东西。我是那个看着星空的孤独的人。”

评论(3)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