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嘴上说些不焦虑,可能隐隐还是有些焦虑的罢,关于女友一事。
昨天母亲又打电话来唠唠叨叨,差点想直接挂了电话。
当然,不是母亲的错,纯粹接电话的自己心绪不宁,暴躁易怒。
有一个女友,大概能证明自己还有爱他人,或者分享与奉献的能力,这是最主要的。
心本来就是软乎乎肉做的,既会变成石头又岂非一日之功??

评论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