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那些三流四流文学作品中写的主角发愁,天便下雨,主角一乐,鸟语花香,这种天作之合是不可能的。人生逊于电影,最显著一点是电影有配音,女人与男人邂逅,小提琴之类在暗中嘶嘶作响,这当然是非常看不起观众,然而观众非常乐于被看不起,观众非常需要有小提琴之类从旁提醒,什么来了,什么去了。生活之中,不会有一把小提琴等着陌生男女。那么,生活无疑是劣于电影了。

ps:记在笔记本上,忘记谁写的了,貌似近代挺有名的一个国内作家。天作之合这个词用的有问题,当时读的时候还特意查了一下字典。硬要拿生活的第一视角和电影这种上帝视角来比较也有点问题,思想深度上太过于肤浅。不过吹毛求疵也是挺没意思的事情。这段话我感触的点在于:生活的随机性,难以预知性。我们的预知模型往往是谬误的,而且为我们的习惯性认知左右。我们偶尔驻足脚步,思考一下,什么来了什么去了,是挺悲伤的事情,而爱情里,没有小提琴等着陌生男女,倒是有打胎、争吵、房贷、磨合、抚养孩子之类的事情乖乖等着,想想也是个极具反差的笑话。

评论(3)

热度(3)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