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病人生

水来,我在水中等你

水来
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

ps:洛夫顶有名的一段诗,选自爱的辩证,又选自葬我于雪。
    人嘛,挺喜爱望文生义,得到一点心得就沾沾自喜,要对这个那个逼逼一下,当然我也有这毛病。
     谈李白就说,李白这老哥我忒熟悉,床前明月光呀,以后诸位谈起洛夫也可以说,洛夫呐我不能再熟,再引用这段诗,水来火中我都在等你。

    洛夫晚年大有江郎才尽的感觉,他说只有在温哥华我才写的出来诗歌,在台湾我是写不出来的。
好吧,就按他说的是自我流放吧。

    不过即使年轻的时候也没海子才气的三分之一,为啥跟海子比?谁叫人们都说他是诗歌界泰斗呢,都爱拿来跟海子比。他比海子少了啥?少了才气也少了灵动梦幻,我也像林语堂给一些大作家打分吧,洛夫,迷幻,零分。

    不过我很喜欢这首爱的辩证。读完全诗就发现,说的是尾生抱柱。尾生,约女友大桥下幽会, 女友失约,洪水来了,不上岸逃命,抱着桥柱溺 死。在庄子盗跖里,是用来反驳儒家观点的。即:尾生傻逼,纯情过分,离名轻死,不念本养寿命者也。

   本养寿命者,可以说是父母,或者天道也可。
    现代的文艺小青年顶多说,尾生浪漫,做法嘛不敢苟同。
    古代一个女性失约被拿来做个典故,可见那时女子地位低下。现在呢,女性的行为未必比男性保守。
    现代,女性失约男的就在桥上等到死的话,恐怕桥下都是尾生们的尸体了,黄浦江都要填满。
    为爱情提前阵亡在诺曼底沙滩上,更别说打进德国了。不知那女子嫁给其它人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尾生这个人。
   我喜欢,因为这诗里有古典浪漫的特质,一种天真纯情,是我所失丧的,也是现代人失丧的。
    那句“好看的皮囊三千一宿,有趣的灵魂要房要车。”多多少少反映了现代欲望都市里男男女女枯竭的灵魂。
    理智上我们骂尾生是傻逼。但从诗人的角度看,尾生倒是蛮可爱的,给他一个象征意义,就是某种理想。
    想想看,我们多久没谈理想了。我说的不是社会主义理想这种东西。
    所以尽管是悲剧依然值得歌颂,波德莱尔说诗人是孩童,是折翼的羽毛白洁的信天翁,是不错的。诗人不是埃斯库罗斯的门徒就算不得诗人。
   管它水火,我都在等你,哎呀呀,我也想对谁说说句话,谁的青春不傻逼呢?
    可惜青春都已不再,剩下的只有他妈的苟且。

评论

© 暗中偷窥|Powered by LOFTER